阜宁北沙民众组织自卫队,御敌防匪保家园

【导读】1938年6月2日凌晨,侵占阜宁城和唐城的日军出动一个中队,共70多人,在汉奸的带领下,向西进犯,企图占据阜宁县的北沙和涟水县的佃湖。敌人到达大西庄时,天刚蒙蒙亮,一时间,北沙一带群众惊恐地扶老携幼,拉牛牵羊,避往僻野。

1938年6月2日凌晨,侵占阜宁城和唐城的日军出动一个中队,共70多人,在汉奸的带领下,向西进犯,企图占据阜宁县的北沙和涟水县的佃湖。敌人到达大西庄时,天刚蒙蒙亮,一时间,北沙一带群众惊恐地扶老携幼,拉牛牵羊,避往僻野。

自从日军侵入苏北后,虽国民党地方当局不采取积极的抗日措施,但阜宁县不少乡村的民众自发行动起来,组织起自卫队、保家队,拿起土枪、刀矛等简陋的武器保家。北沙民众也组织起了自卫队。地方士绅孟志才是自卫队副队长,闻讯日军前来骚扰,立即着人通知各乡集合民众自卫队准备抗击。

各乡自卫队迅速集结起来,在孟志才的指挥下,于北沙镇南布好伏击阵地。通黄乡自卫队长汤竞生将全乡36支枪集中起来,开到大西庄,被孟志才分派守住川里河,以阻击敌人援兵。

天大亮后,日军行进到北沙南侧一个乱坟场,进入孟志才布置的伏击阵地。孟志才命令自卫队步枪、土铳一齐开火。打得日军抬不起头来。日军见遭到火力阻击,迅速占据大大小小的坟堆,凭借武器优良,拼命抵抗。自卫队武器低劣,但人多势众,倒也把数十名日军围困在乱坟坑里,无法脱身,战斗一时形成胶着状。

下午,阜宁城守敌得悉原先出动的部队遭袭击,又一出动了一批赶来增援。被分派在川里河负责打援的通黄乡自卫队长汤竞生发现一队身着黄制服的日军沿着川里河逶迤前进,估计他们是向北沙增援。汤竞生随即命令自卫队做好伏击准备,并要大家沉住气,不要随便开枪,等敌人靠近了再打。谁知自卫队员都是初上战场,歼敌心急,在敌人离伏击阵地尚有一里路时,就开起了枪。敌军的3挺机枪,几十支步枪,泼水似地扫射过来。只见六名日军骑着自行车,在机枪掩护下,飞驰而至,企图突进自卫队阵地。当六名日军车至自卫队阵地约200米处时,汤竞生等屏住气瞄准,叭、叭、叭,一阵枪声过后,只见一名日军从车上栽倒下来,自行车倒在路边。其余五名日军慌忙下车,躲到圩沟里。后面的日军也纷纷隐蔽起来,用机枪远远地扫射,压制自卫队火力。自卫队员未打过仗,有的慌张起来,有的枪“卡了壳”,但多数人能沉地与敌人对射。突然,乡丁葛太和跃出堆沟,向日军阵地冲去,一路高喊:“冲,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大家随即也跟着冲了上去。冲到离敌人不足200米的地方,趴下来,就地瞄准,朝敌人打排枪。敌人见状,将机枪架到一农户的屋脊上,居高临下,向自卫队扫射过来。汤竞生和高长德、葛太和三人平时常练枪法,打鸟,枪响鸟落,有一手过硬的功夫。这时派上了用场,他们三人对准屋脊上的一名日军,只一排枪,这名日军就“骨碌碌”地滚下了屋。

自卫队员和日军相持了两个多小时,打得日军不敢前进一步。此时,废黄河堆上各乡的小刀会、民众自卫队,陆续开来,日军也不知自卫队是什么队伍,有多少人,吓得蜷伏在沟里。自卫队员们越打胆子越大,到下午3点钟左右,日军伤亡较大,只好拖着尸体以三挺机枪轮流掩护往回撤。这时,以李士流为首的蒲鸠乡民众自卫队也赶到川里河,两乡自卫队汇合一处,沿敌人撤退路线搜索追击,将敌人的六部自行车全部缴获,从车上解下旅行包,包里面有牛肉、鸡蛋、饼干等食品和纱布、药品等物,还发现一本日本军歌集。继又追击敌人,发现敌尸一具,缴获三八式步枪一支,20多排子弹。队伍一直追到余集,又发现敌尸八具,一顺头码在一个厕所里,未及运走。

增援的日军被打退了,原先的70多个日军仍被民众自卫队团团围困在北沙南沿的乱坟坑里,整整打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是端午节,当地民众都顾不上过节。一大早,各乡民众自卫队都不约而同地直奔北沙而来。孟志才将各乡自卫队负责人召集起来,说:“敌人从阜宁、东坎等地调来大批援兵,有500多人,还有骑兵,我们不能硬拼,先撤到废黄河老堆上,待机而动。”自卫队撤到老堆上,只见增援而来的日军三路并进,扑向北沙,单骑兵就有一个连。通黄乡和通贵乡的10多名队员,守在马工的一个老堆上,不断开枪射击,因射程较远,对敌人威胁不大。敌人还是毫无顾忌地一队一队向北沙开进。汤竞生挑选了两支好枪,瞄准齐射,打中一个骑兵,其余骑兵才慌忙滚鞍下马,隐蔽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羊寨公安局长郭铁钢带着50多个公安兵也赶来增援。下午1点多,单港、羊寨民众自卫队和羊寨公安兵,计200多人,从五里开来。此时,大批日军已经占据北沙,用猛烈的火力向自卫队和公安兵扫射。自卫队和公安兵渐渐抵挡不住,遂撤出阵地。

这一晚,通黄乡的乡长、士绅、教师,分头发动群众,要大家有枪的拿枪,没枪的拿土炮,没土炮的拿斧头、镰刀、铁钗、大锹,跟自卫队上阵;不能上阵的在家里做饭,送到前线。大家无分你我,只要是打鬼子的都是自家人,群众热烈响应,情绪高涨。

经众聚议,大家推派高福涛和汤竞生到驻于附近的东北军的一个团部,请求该团王团长出兵。王团长说:“没有上级命令,不能出兵。”经再三苦求,并晓以民族大义,王团长方决定第二天派一个连兵力,带大炮一门,机枪数挺,参与战斗。这一夜,广大群众,磨刀擦枪,彻夜未眠。外口高庵上有三根“大土喷子”(防匪用的土炮),多年不用,自卫队连夜修炮架、擦铁锈和炮弹,并筹集30多斤枪药,选了十几名炮手,都是年轻力壮、精明强悍的小伙子。

6月4日晨,四乡八镇的群众吆五喝六,挥戈上阵。自卫队在前,推土炮的随后,扛刀、钗、棍棒的紧紧跟上,男男女女,好几百人,向北沙挺进。在北沙镇东,孟志才指挥大家选择有利地形,架好土大炮,准备战斗。连当地有名的土匪头子裴锡礼也率手下人马参战。

此时,佃湖、大小关自卫队在北沙镇西也准备就绪。两边土大炮齐向敌人阵地轰击。敌人不知是什么武器,吓得惊魂丧胆,鬼哭狼嚎。东北军部队的大炮、机枪也开火了。裴锡礼的大徒弟开富枪法好,伏在阵地边沿,一枪一个,连续击毙三名日军。有个姓孔的人摸到敌人附近,投掷手榴弹。裴锡礼手下的人向敌人发起冲锋,各自卫队向敌人展开了猛烈的冲击。日军见自卫队人多势众,便分三路逃窜而去。

日军撤退后,劫后北沙的大街小巷,满眼断壁残垣,有的房屋还在冒烟。但人们顾不了这些。各路“大军”云集,群众欣喜万分,日本侵略军被打跑了!

北沙民众打鬼子,是一次自发的群众性的抗日战斗,它显示了中华儿女团结一致,共御外侮的斗争精神。参加这次战斗的群众数以千计。事后得知,这次战斗中,被北沙民众击毙火化的日军为25人,加上被通洋乡自卫队打死的九人,共计34人。日军在北沙遭迎头痛击后,心有余悸。向汉奸询问,打他们的是什么部队?用的是什么武器?汉奸回答说:“是‘杂牌军’,用的是‘扫帚炮’。”

作者:

编辑:小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