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卢公祠 妇孺亦知名

【导读】每一个以烈士英名命名的地名背后,都记录着一段英雄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传唱着一支英雄的赞歌!

1476752123616 (1)

路海东介绍烈士事迹。

【寻访红军坟】公祭日群众献花慰英烈

每一个以烈士英名命名的地名背后,都记录着一段英雄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传唱着一支英雄的赞歌!

在射阳县新坍镇有个贺仁村,它就是以烈士贺仁命名的。

那么贺仁烈士墓是否也在新坍?9月28日上午,盐城晚报记者与新坍镇民政办联系。民政助理陆仁权告诉盐城晚报记者,贺仁的坟墓原在新坍纪念塔旁边,2011年实施慰烈工程时由新坍迁到了射阳县烈士陵园。

陆仁权说:“贺仁烈士墓在新坍时,每年清明节镇里都会组织学生前去祭扫。”

射阳县烈士陵园,位于县城合德镇南6公里处,射阳县苗圃西侧,运棉河南侧。

9月28日下午,记者一行驱车来到射阳县烈士陵园。陵园大门朝西,陵园内松柏常青。纪念塔高近20米,正面书有“先烈雄风永镇海疆”,背面书写“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陵园管理处主任路海东告诉记者,该陵园占地270多亩,建成于1982年,包括在射阳战斗过和射阳籍的上千名烈士长眠于此。

园区内有烈士雕塑群,还有许多合葬墓,贺仁之墓位于园区东侧的慰烈工程墓区。

在路海东的带领下,记者看到贺仁烈士墓是一座卧式墓,上有“革命烈士贺仁之墓”八个大字,下面还有几行小字:“湖南醴陵县人,1913年生,1943年秋天任射阳县四区区大队长。1944年8月在新坍卢公祠因战牺牲……”生平事迹介绍未免过于简单,祭扫者难以知晓这里埋着一位经历过万里长征的红军先烈。

“坎坷的童年生活激发了贺仁的革命志向。”路海东一边擦拭墓碑,一边向记者讲述,“出生于贫苦家庭的贺仁,小小年纪就承担着一个成年人的工作,却仍然换不来一顿饱饭。长大接受革命政策宣传后,他看到了穷人翻身的希望,毅然决然地走上革命道路。他成了一名红军战士,由于在长征路上的英勇表现,被赞誉为‘长征路上的勇士’。”

在射阳担任四区武装大队长时,他带领区队,活跃在敌占区,转战于黄沙河畔,机动灵活地与日伪、地主恶霸、土匪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走村串户,宣讲抗日救国的道理,大批青年应征入伍,壮大了革命力量,获得“开辟四区的功臣”的美誉。

9月30日,全国烈士公祭日。青松苍翠,秋雨淅沥。射阳县烈士陵园举行公祭活动。贺仁等烈士墓前摆放着群众自发敬献的花篮。

1476752152238

纪念塔上“革命烈士永垂不朽”非常醒目。

【战地寻踪】牺牲地以他姓名命名

贺仁村位于新坍镇偏西南,以前叫老坍乡,离集镇五六公里远。

陆仁权说:“72年前,贺仁牺牲在这里,贺仁的名字也就与这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当地老百姓没有人不知道他的事迹。”

陪同采访的射阳县党史办主任邱明哲告诉记者,在抗战非常困难的1942年,贺仁担任射阳县总队2营4连连长,1943年秋天任四区武装大队长,带领军民巧妙与日伪军周旋。

四区属游击区,南面的卢公祠,西面的新坍、靠渔湾,北面的海关、陈洋、合德,东面的大兴等均设有敌人的据点,据点边上驻有伪军、伪乡自卫团等反动武装,偏僻地区还有土匪武装出入。

老百姓用一句顺口溜形容说:“区乡政府没间房,流动无常跑八方,大印私章包里裹,办公开会草窠藏。”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贺仁带领区队组织群众,采取一套适应地方游击战的方式方法,进行积极的反“扫荡”、反“伪化”、反“蚕食”斗争。

1944年除夕前的一个晚上,贺仁带人将合德至陈洋的电话线大部分剪掉,共有1000多公斤,还拔掉100多根电线杆子,全部埋藏起来,让敌人变成“聋子”。他带领区队和群众,将陈洋至卢公祠的公路挖断,在上冈至陈洋的河道上设置障碍,让敌人变成“瘫子”。除夕当晚,贺仁又带领区队夜袭合德西南10公里的凤凰头伪自卫团,迫使伪军仓皇逃窜。区队缴获了伪自卫团全部年货,分给大家过年。在很短时间内,全区建起了新东、开北、横港等十多个乡政权,扩大了解放区。

1944年8月,上冈伪军会合卢公祠据点伪军,约有4个连的兵力向北侵犯,要到中心地区扫荡抢粮。贺仁决定在靠渔湾大塘南边黄沙塘蒋家码头附近,用手榴弹伏击敌人。

一天,贺仁得知卢公祠伪军一个连来犯的情报,立即率领区队轻装出发,半夜赶到伏击点,用绳子把手榴弹连起来,分别拴在木桩和玉米根上,做好伏击准备。

伪军非常狡猾,快到伏击地点时,分成3人一组、7人一队,拉成两里多距离,分路前进,走走停停,尾队进入伏击圈时,先头部队已走出了伏击阵地。贺仁一声令下:“打!”手榴弹拉响了,爆炸声与枪声汇成一片。走出伏击圈的敌人听到枪声,顺着土堆向区队包抄过来。圈内敌机枪疯狂扫射,战事一时胶着。很快,靠渔湾的敌人闻讯赶来增援,形势顿显危急。

邱明哲介绍说,在敌众我寡的关头,贺仁当即命令部队转移,自己和3个队员留下掩护,阻击敌人。随后,他又让3个队员也撤下去,只留自己一人。最后,他在准备撤离时,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头部,鲜血直流。战友见状,急忙跑回来抢救,他却忍着剧痛站起来命令大家迅速撤走,自己又继续还击敌人。由于伤势太重,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陆仁权介绍说,贺仁牺牲后,区政府在长安乡安洼村举行追悼大会,并将烈士的牺牲地老坍乡改名为“贺仁乡”,即今天的新坍镇贺仁村。

记者与湖南省醴陵市民政局电话联系,该局优抚股负责人表示,贺仁确实是醴陵人,但具体出生在哪个乡镇哪个村,相关资料记载不详,故至今尚未联系上他的亲人或后人。

【小档案】

贺仁(1913~1944):湖南醴陵人,贫农出身,7岁丧父,11岁失母,无兄弟姐妹,成为孤儿,靠给地主做伙计度日。1934年参加红军,1940年秋,随部队来到盐阜地区坚持抗战,“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3师7旅21团1营3连连长。1942年调任射阳县总队2营4连连长,1943年秋天任射阳县四区武装大队长。1944年8月,在与伪军作战中牺牲。

【红军经历】

贺仁11岁就失去了父母,成为孤儿,给地主家做小伙计。21岁那年,他投身革命,参加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革命斗争中,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相关链接】

贺仁分析问题精辟,考虑问题周到,带兵打仗机动灵活。他领导区队和民兵经常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出入于敌人的据点,转战于黄沙河畔,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和恶霸土匪。

1943年,射阳四区处在敌人的层层包围之中,偏僻的农村还有土匪活动。在这种紧张复杂的形势下,贺仁带领区队积极进行反“扫荡”、反伪化、反蚕食斗争。为分化瓦解敌人,1943年底,贺仁带领区队同志到卢公祠伪军据点进行政治喊话,宣传民主政府的抗日统战政策,先后有12名伪军携一挺轻机枪投奔了贺仁的区队。

贺仁善于动员青年农民参军抗日,使人少枪少的区队迅速发展到4个排100多人,各乡建立了100多人的游击队,区乡武装发展到300多人。他治军严格,1944年春,一个士兵偷了25发子弹,又偷群众的东西,要开小差。贺仁提请区委讨论决定后,公开枪决了此人。

作者:

编辑:均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