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团”政委郭猛血洒中湾庄

【导读】郭猛(1913~1941):原名郭光昭,江西省吉水县富滩乡(今青原区富滩镇富滩村)人。1941年12月29日,驻盐城、龙冈、大孙庄等地伪军出扰,他率部与之激战,不幸中弹,转至中湾庄牺牲。

1476262274629

郭猛烈士之墓。

【寻访红军坟】老搭档为郭猛塑铜像

郭猛烈士墓在盐都区郭猛镇西杨村内,系本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9月上旬,盐城晚报记者走访郭猛镇,寻访与郭猛烈士相关的点点滴滴。

一条水泥路直通郭猛墓。墓区庄严肃穆,一块高高的墓碑后面,是1962年立的小碑,沧桑且厚重,斑驳中充满故事。小碑后面,是一个高高凸起的半圆形水泥坟墓,干净整洁。四周用大理石栏杆围起,紧贴着栏杆,一棵棵青松翠柏挺立。

“1962年4月,郭猛烈士的棺柩从中湾庄迁至西杨果林场;1986年,郭猛烈士墓修缮一新,后来也是多次修缮。”与盐城晚报记者同行的郭猛镇文化站站长潘春华说,郭猛牺牲后,家人一直不知音信。“直到1966年,一篇报道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文中提到‘郭猛公社’字样,被远在江西省吉水县富滩村的村民看到,他们告诉了郭猛的侄子郭圣琼,于是郭猛的家人来信询问,郭圣琼和郭猛的弟弟郭光旺先后两次来扫墓。”

1476262275631

段焕竞为郭猛塑的铜像。

潘春华告诉盐城晚报记者,郭猛烈士深受生前部队战友的怀念,经常有战友到此祭扫。“1976年5月,郭猛烈士生前部队(北京市卫戍区51115部队)政委余虎生等人前来祭奠郭猛。”潘春华继续说道:“1981年1月14日,郭猛的老战友,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段焕竞率队赴盐阜革命老区慰问,段焕竞是郭猛在老四团的搭档,对郭猛的感情十分深厚。后来的一段时间内,段焕竞经常安排前线歌舞团,在郭猛镇影剧场表演精彩的文艺节目,以此纪念郭猛。”

段焕竞对郭猛烈士的尊敬和怀念还体现在郭猛镇内的一座郭猛烈士铜像上,“为了纪念郭猛,他还专门请人塑了一座全身铜像,安放在镇中心东边。”潘春华补充说。

9月10日,盐城晚报记者与远在江西吉安市的郭圣珏取得联系,他是郭猛最小胞弟郭光旺的儿子,目前在吉安当地一家私企打工。今年50岁的郭圣珏告诉记者,1966年他出生,也是那一年,家人得知大伯父郭猛很多年前在盐城牺牲了,“听家里人说,当时奶奶一直在家哭,那一年,奶奶73岁了,身体吃不消那么远的路途颠簸,后来是我父亲郭光旺和二伯家的儿子郭圣琼一起去盐城祭拜大伯的。”

郭圣珏说,1966年之后,他的父亲郭光旺出差时又到盐城郭猛镇祭扫过伯父,“从1988年开始,就是我与郭猛镇当地联系,上一次来祭拜伯父是2012年,1988至2012年之间,我到盐城有10次。”

1476262274614

左一:王必成 左二:张铚秀 左四:刘培善 左六:郭猛 左七:方震。

【战地寻踪】百姓犹记当年“老虎团”

郭猛的牺牲之地,在盐都区郭猛镇三湾村。潘春华介绍:“当时是中湾,现在东湾、中湾、西湾合并成三湾。”潘春华说,40年前,那里就是“样板匡”,遍布农田、河流。

潘春华说,到盐城来时,郭猛已经是独臂,“他在红军时负伤致残,但这不影响他作战指挥。”原盐都区郭猛镇三湾村党支书葛学道在十岁左右时见过郭猛,当时郭猛住在村里,与他家隔了两户人家,“郭猛个子不算大,是左手写字。”村民葛传孙说,在那场牺牲的战斗中,“郭猛站在草堆上,用望远镜望敌情,被敌人冷枪击中,当时没有牺牲,转到中湾庄后才牺牲的。”

1941年12月29日,龙冈、大孙庄、新河庙、孙英庄等据点伪军会合,直扑吕家垛、唐刘河一带,四面包抄一区区署和区中队。盐城县总队三连和一区区中队,在冈沟河畔的黄八、刘庄一线伏击龙冈出扰之敌。郭猛率部驰援,兵分两路在薛家桥、刘家渡一带袭击大孙庄、新河庙来犯之敌。十里战场硝烟弥漫,自上午10时激战到下午2时,伪军残部向伍佑仓皇逃窜。

郭猛挥师乘胜追击,在唐刘河、吕家垛,吴家舍三角地带,与伍佑增援之敌遭遇,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郭猛亲临唐刘河西舍前沿阵地指挥,不幸中弹负伤,转至中湾庄时牺牲。

据郭圣珏介绍,三叔郭光春念过书、识些字,“大伯外出当兵期间,都是寄信给三叔,与家里保持联系,上世纪30年代,大伯做新四军吉安办事处主任时,我听家乡老一辈人说,大伯把当地关在监狱里的共产党员全都放了出来,接着就跟着新四军大部队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到四几年的时候,三叔也收不到大伯的信了。破‘四旧’的年代,家中找出当年大伯与三叔通的信,烧掉了,我父亲亲眼看到的。”

在电话那头,郭圣珏讲述了一件令他十分感动的事,“2014年,我父亲生命垂危在医院做手术,郭猛镇政府知道后,给我们寄来了两万块钱。”郭圣珏说,“盐城的老百姓没有忘记大伯父,去年12月父亲去世了,但这件事我也会一直记在心里。”

作者:

编辑:均尤

0